不肖儿孙六千岁

这里六千岁,叫我不肖也可以。
全职厨一枚。
偶尔低气压。
新挖的大坑【惊鸿】,非同人,原创
大家都赶快往坑底跳啊!

【惊鸿】终章

       等结束了两天六场的中考后,荀叡明才知道一直萦绕在自己心头的那种不祥的预感预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死亡

       钟胤哲死了

       钟胤哲死在了来第一场考试的路上。他甚至都没有亲眼见到布置好的中考考场,也没有亲身经历中考,感受那种临场的紧张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真是遗憾啊。

       但他或许感受到了更为刺激的——死亡,毕竟出了车祸而死的人总不会立即就断气,仁慈的死神总能让这部分人头脑无比清晰地迎接他的到来。荀叡明突然就停止不了自己那残酷的想象力了,他闭上眼,试着去感受钟胤哲的视角。

       中考第一天,天气挺好的,天蓝而无云。要是明天也是这样就好了——“小心!”迟来的呼唤声,伴随着猛烈到无法抵抗的撞击。

       眼前天空的蓝色消失了,取代它的是柏油路面奇异的深灰色,接着又混合上了左眼角破裂而渗出的鲜红血色。与地面接触的裸露皮肤火辣辣地疼着,但更严重的是头部所受的那貌似不轻的伤。感知力仿佛被扩大了无数倍,连伤口绽开,血液流出的过程都能清晰呈现。

       够了。荀叡明想,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力似乎也随着想象在流逝。他痛苦地抱着脑袋。告诉他这个消息的老师被吓了一跳,小心翼翼地问:“钟胤哲同学的葬礼,要不你就别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,告诉我在什么时候。”荀叡明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老师,声音沙哑得不像是人类,反而像是某个因罪孽深重而堕落的神。“下周二。”老师担忧地回道,安抚性拍了拍他的肩膀,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下个周二来得很快。荀叡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活过这七天的,他照例每天都给钟胤哲的QQ问早安,晚安,甚至还别出心裁地添上了以前没有的午安。

       也还是和以前一样,有时吐槽几句——“这次数学我肯定考得很好,我在考场上想出来了一个很棒的解法呢,改天我教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然后眼泪就模糊了屏幕。他一开始还细细地擦拭干净屏幕,后来干脆任凭泪水肆横,混合着打出许多错别字,也不改了,就这么发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反正再也不会有人在另一端一边笑,一边认真地给我纠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葬礼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荀叡明精神恍惚地踏进灵堂。迈进半只脚的那一刹那间,他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梦里,那个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人们正沉默着,手里拿着黄花或者白花,围成圈地走过棺材旁。有一种信念支撑着荀叡明站稳,然后让他能接着往前走,汇入圈里。走近了,他发现钟胤哲穿着一身n中的校服。荀叡明想起来了,小哲之前无初次地告诉过自己,这是他理想的高中。荀叡明自然也无数次地幻想过他穿上这身校服的样子,他觉得肯定会很帅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很帅。

       他突然发现上衣下摆有点褶皱。这可不行。荀叡明皱了皱眉头,一边伸出手去想要帮他抚平。

       “砰!”他伸出的手指被一层坚固的屏障挡住了,透明的棺材板却在此刻强硬地叫嚣着宣告自己的存在。这不像之前存在于他们两人之间的隔膜。这层屏障更凝实,而且无关乎性别与爱恋。

       是生死

评论
热度(4)

© 不肖儿孙六千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